zhuci

马丽:女汉子只是我的保护色

中国家永远爱你TB中国家永远爱你TB 娱乐 2020-02-14 20:03:15

马丽很女人。她曾在《静距离》里展示过自己化妆包里的内容:印着Hello Kitty的护手霜、黄色蝴蝶结发卡、闪闪的耳环、小瓶香水。主持人李静惊讶地说:“你很少女心啊。”和先生在一起时,马丽也会撒娇、耍赖,“我也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女生。”她坐在记者对面,面无表情地说。2018年年末,在自己的工作室里,马丽接受了采访,穿着黑色T恤,头戴黑色鸭舌帽,没有化妆。和《夏洛特烦恼》里的马冬梅、《羞羞的铁拳》里的马小都不一样,镜头外的她,面对陌生人时,严肃、端正。

内心深处那个“温柔可爱的小女生”,只有在面对先生时,才会跑出来。

熟人的饭局上,马丽总是站起来活跃气氛的那个人。她的老搭档沈腾曾在一档名为《大V小V》的访谈节目中说,和马丽一起吃饭,只要场合稍微冷下来,她就会“突然地,干一个,干一个”。有段时间,马丽喝中药调理身体,没有参加饭局,少了她,喝酒也没了气氛。

这和以往在话剧、电影中的形象基本一样了。从外表到举止都在弱化女性特质,笑声响亮浑厚、不会扭捏羞涩、爽朗、有力量。但马丽说,那只是自我保护的外壳,“我变成男孩子性格,就是因为我不太愿意跟异性有其他乱七八糟的,我觉得我变成男生了,你就会对我像哥们儿一样,我们就不会有其他的东西,我会少了很多很多的麻烦。这就是我现在性格形成的原因之一。”

她想要为遭遇过性别暴力,或为了避免伤害,不得不武装起来的女性发声。2018年年底,马丽主演的电影《来电狂响》上映,她在其中饰演女主角韩笑,遭逢职场性侵,身陷抑郁情绪。

从2016年开始,导演于淼带着团队,采访了身边的多位女性,她们无一例外都遭受过性骚扰,无论是在童年时期、青春期或者成年以后,“你会发现女性的地位只是在表面上改观了,但其实还是处在一个弱势的地位。”于淼说起这个角色的创作初衷,“所以我们就想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让大家注意一下。”

“我们反而变成了做错的人”

筹备《来电狂响》的剧本时,針对女性的侵犯事件一直在发生。2017年2月,优步前工程师苏珊·福勒爆出曾在工作期间遭遇技术主管的性骚扰;两个月后,著名主持人比尔·奥莱利被控性侵多位女员工;随后,好莱坞老牌喜剧演员因涉嫌性侵被告上法庭……

2017年10月,好莱坞女星艾什莉·贾德接受《时代周刊》访谈,揭露自己曾被著名制片人哈维·韦恩斯坦性骚扰,随后受害者名单越来越长,越来越多的女星指称曾被哈维性骚扰甚至性侵,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。

一位服务弱势女性的纽约社区组织者——塔拉纳·伯克,提出了“Me Too”口号,她的朋友,同样曾被哈维性骚扰过的女星艾丽莎·米兰诺在推特上转发,并附上文字:“如果你曾受到性侵犯或性骚扰,请用Me Too来回复这条推文。”

Me Too运动正式开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华奇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